阅读马拉松·读书会(第13期)|是“我”,还是“我们”?
2018-10-31
返回

《乌合之众》

“像暂时聚合的一群乌鸦、临时的、杂错的、毫无组织纪律性的一群人。”看到这句话,我们很容易想到一群密密麻麻的人,随时会做出让人意料之外,甚至是背离人性的事情。而本期读书分享会就与这样的人群有关,我们称之为——“乌合之众”。

“群众仅在毁灭文明时才能发挥作用,而且他们的规则总是等同于野蛮人阶段。”勒庞在《乌合之众》的导读中旗帜鲜明地表达了他对于群体的态度,然而事实确实如此吗?我们将在本期的读书分享会,深入探讨这本书给我们带来的启示与反思。



导读介绍

本期的《乌合之众》读书分享会,我们的导读景朝师兄给我们带来了关于《乌合之众》的作者简介、写作背景以及内容的介绍。

而关于本书的书名,也有人解释为“乌众之合”,景朝师兄曾查阅过多个版本,其翻译大部分为'the crowd',大意是“群体”、“群氓”、“大众”。而国内第一个出中译版、翻译该词为“乌合之众”的应该是冯克利老师。


作者简介

&写作背景


《乌合之众》的作者是古斯塔夫·勒庞,他是法国的社会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以其对于群体心理的研究而闻名,被后人誉为“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利”。他早年在巴黎学医,并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周游列国,晚年开始研究心理学,并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写下了一系列心理学著作,如《各民族进化的心理学规律》、《法国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学》《战争心理学》等,其中以《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1895年)最为著名,已被翻译为近20种语言。


关于“群体社会的马基雅维利”这个评价,景朝师兄有着独特的解释,马基雅维利在《君主论》中揭露了君主权术真实的面目,而勒庞在这本书里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大众群体相对真实的形象


而关于写作背景,景朝师兄认为,勒庞当时所处在的环境是法国大革命之后,因此着眼于反思和分析法国大革命带来的群众观念的变迁。在这个时期,群众接受了民主观念,而身为保守主义精英主义代表的勒庞却感到恐惧。《乌合之众》正是反映了勒庞对大众之下“暴民政治”(在法国大革命之前,“民主”一词被认为是“暴民政治”)的反对,同时也反映了当时精英主义代表普遍对民主政治抱有悲观主义情绪。


内容导读

前言

方法论的介绍

导读

群体心理与群体事件的关系

了解群体心理的重要性

第一卷

群体心理:

心理学意义上的群体

群体的特点

从个人到群体的过程

第二卷

群体的意见与信念:

影响群体的因素

通过什么手段将个人变成群体

第三卷

不同群体的分类及特点


读者讨论

为何放大群体的负面性?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将群体描述成了充满负面的词汇,而读者可能会因此而充满疑惑——“为什么要放大群体的负面性?”


关于这个问题,导读景朝谈到,我们在读一本书时,需要站在作者的视角去对待,只有深入作者的视角,我们才能理解作者的思想体系。读者吕婷则认为,勒庞所描绘的群体,只是其中一种类型,是一种“非常态结构”下的群体,这种“非常态结构”必须是在一种特殊的条件下才能显现。读者晓峰则从作者和写作背景这个角度去解答,勒庞这种极端的观点来源于他的社会地位,他本身是贵族身份,而法国大革命出现的群众,也就是他眼中的“乌合之众”要求民主,以勒庞为代表的精英阶层感受到自身的权力被挑战,这种危机使得勒庞将自身与“乌合之众”对立起来,从而形成这种对群体的批判的观点。另外,国家历史也深刻地影响了勒庞对于群众的看法,法国大革命中出现的王朝复辟,以及民众被煽动这些历史事件使得勒庞对大众失望,认为群众是无组织、野蛮的、没有理性的。



大众主义与精英主义

我们可以看见,大众主义和精英主义之间的博弈是长期存在的。偏向于精英主义的人认为,大众主义有陷入暴民政治的危机,多数未必优于少数,而往极端的方向表述,则如勒庞所说,“对于群体而言,他们中所积累的是愚蠢而非天资。”


然而读者却谈及,“其实我们不用去纠结大众主义是否会陷入民粹,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会发现有‘转向’。”“当发现民粹并不能把境况变得更好的时候,人们最终还是会返回支持竞争选举。”


而将精英主义的观点放在中国古代,读者则分析,“王安石变法的结局是他所期望改变的东西一个都没有实现,因为他的理想与具体执行是脱节的。王安石看不见那些持反对意见者的理由,便以为持反对意见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互联网环境下的非理性行为

当下自媒体盛行,但自媒体的表现和表达是否有效?我们所批判的“键盘侠”也可以被认为是自我表达和自我表现吗?我们是否可以单纯地将“键盘侠”视为一群“乌合之众”?


网络暴力是我们常提及的一种互联网现象,我们常常在网络上感受到网络空间的不舒适,比如情绪的爆发,其中的“仇富”、“眼红病”便是显而易见的例子。针对这些现象,读者确然认为这些“键盘侠”造成了糟糕的网络环境。然而,有读者提出,从另一个方面考虑,这些群体,是否也是一种不同的发声?他们通过不需要负责任的渠道,抒发自己的不满,表达自己的情绪。这种网络现象是否也是一种“社会自愈能力”的体现?


让子弹飞一会儿

我们常常会在微博上看到一些新闻,底下有很多评论,一个时间段是一种态度,而过了一段时间,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态度大众的情绪有时是变化多端的,时而愤怒,时而狂欢,我们作为旁观者,有时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大众的情绪当中,受到群体情绪的感染,做出错误的言论或是行为。


“我觉得在这种庞杂信息的淹没下,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理性,大家在看新闻的时候,对任何的信息都要持一种保留意见,最好是‘让子弹飞一会儿’,不要陷入到大众的情绪中。”当评论的子弹呼啸而过,作为旁观者,也许我们应该先避让一会儿,不要成为一颗莫名其妙的子弹。


大众传媒与信息

“赵丽颖冯绍峰官宣的事情我们是‘被知道的’,其实很多人并没有专门去了解这件事,只是被动地获取这件事的信息,甚至有的考研的同学是在考研论文推荐里面看见的。在大众传媒之下,很多信息并不是你主动地去索取的,而是铺天盖地地被信息淹没。


当下我们身处大数据时代,我们同意协议的每一款软件,都运用算法精确掌握了我们的喜好,不停地将我们所喜好的东西推送给我们,将我们局限在一个狭隘的视野里。谈及这些,有读者甚至表示,“我是有点抵制大数据的”、“我觉得我有点害怕这些大数据的算法”。


对于软件的使用,有读者辩道,“你明明同意那个软件的协议,但是你又骂它侵犯你的隐私”、“那你能不能推荐给我一款不用同意协议也能让我使用的软件?”


这些内容的辩论,使得我们更加清楚明白,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实际上是大数据时代的趋势所致,而我们选择使用软件,同意协议,也是“无奈下的选择”。



虽然勒庞的《乌合之众》将群体的负面性过于放大,但是我们仍旧需要这样一本书,来时刻警醒我们。即便身在这样先进的时代,我们仍旧没有摆脱群体无意识所带来的危害,正如读者们在谈及大数据时代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必须要时刻谨慎地审视自身,我们是否被群体无意识所裹挟而不自知?或者我们是否如同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的那样:“理性不过是较为晚近的人类才具有的属性,而且尚未完美到能够向我们揭示无意识的规律,它想要站稳脚跟,仍然有待来日。无意识在我们的所有行为中作用巨大,而理性的作用无几。”


延伸阅读

书籍:

《狂热分子》

《路西法效应》

《娱乐至死》

《叫魂》

《美丽新世界》

《巨人的陨落》


电影:

《斯坦福监狱实验》

《浪潮》

《雪国列车》

《蝇王》


文案|林心宜

排版|林心宜

照片|黄家一

特别感谢|杨景朝


读者留言

读者留言

馆长信箱

馆长信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