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会 | 幻想或现实,跨越半个世纪的爱恋
2019-04-23
返回

爱情里最怕一个人的戏

没说什么,没做什么

她过得很好,他过得很好

Fall in love he ask marry, she say yes.

女王有了王子,他的梦醒了


5_9T@E%AJBFH}1KP)HPTWM8.png

      小说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作者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


      该小说不仅表达了“经历爱情的折磨是一种尊严”,更重要的是展现了哥伦比亚的历史。战争和霍乱威胁着拉美人民的生命,而人为的破坏加剧了人与自然的对立,人的社会孤独感使人与人之间缺乏理解信任,心理距离加大。 


      本期读书会如期在博雅斋举行,由来自教科的欣月同学为大家带来精彩演说,与来自四方的读友一起细数爱情的可能。


“从前因为我们年轻,被人毁了一生,

现在又因为我们太老,来破坏我们。”



背景介绍

      关于马尔克斯创作这篇小说的背景,欣月同学说到:“应该是一段新闻,一则往事,一种看法吧。”


    《霍乱时期的爱情》创作的直接起源,是马尔克斯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一对来到四十年前的故地,重温蜜月旅行的老人,竟被载他们出游的船夫用浆打死了,为的是抢走他们身上带的钱。他们是一对秘密情人,四十年来一直一起度假,但各自都有幸福而稳定的婚姻,同时,马尔克斯将这个故事与父母年轻时候的爱情故事杂糅在一起,为《霍乱时期的爱情》这本书奠定了时间跨度与张力结构,但是,真正让这本书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爱情小说”的应该是他个人对于爱情的理解和对拉美文化的认识。


      关于小说的细节描写,欣月同学从“气味”这个角度跟大家分析:“年轻时候的爱情像是一种充满了栀子花味的爱。费尔明娜生活在一个种满栀子花的地方,栀子花也就顺应的在阿里萨心中代表了费尔明娜,以至于在后来分别的五十多年里,阿里萨都会通过寻找栀子花的香味来怀恋他心中那个戴王冠的女王。相爱不能相见的孤独感是他们爱情的第二种气味,阿里萨通过喝香水和其他的方法,用心上人的气味来填补自己在爱情中的孤独感;费尔明娜通过闻衣服上的气味来了解自己的枕边人,这也是她在婚姻中孤独感的体现。酸腐味的衰老是他们感情中的第三种气味,这与年轻时栀子花的香味呈现了一种对比,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种鲜明的对比,我们能够更好的感受到他们对于爱情的渴望。”“任何时期的年龄段都是有爱情的。”欣月同学补充道。“他们年轻的时候因为太年轻从而没有选择爱情的权利,到了老年又因为太老和世俗的眼光使他们的爱情无法得到认可。”

“费尔明娜,”他对她说,“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半个多世纪,就是为了能再一次向您重申我对您永恒的忠诚和不渝的爱情。”


 在欣月同学给大家带来精彩解读后,现场陷入沉思......有位同学问到:“这是怎样的一份爱情呢?”


阿里萨为了爱情,穷极一生,阅人无数,爱让他痛过,最后也让他得到了,他的爱因为他而伟大,他也因为不平凡的爱走进了伟大。


      亮宇同学谈到,费尔明娜的爱情大致可以分成了三个阶段,一段若即若离,一段细水长流,一次至死不渝。这种阶段性的爱情见证了费尔明娜从一个少女到一位妻子的成长,也让费尔明娜在自己的感情中慢慢走向成熟。


      乌尔比诺与费尔明娜的感情更像是一种亲情,是一段完全由婚姻开始的感情,在时间的长河之中,他们以陪伴彼此温柔相待。


      一位同学很激动地谈到:“我觉得这篇小说最伟大的地方,就是构造了一个生而为爱的人。”她的眼中闪起了光芒。“爱情是阿里萨的一切,他从心动的那一天起,他就用数万字的情书为费尔明娜构建一座爱情的堡垒。他想她,她将他拒之门外,从那一天起阿里萨陷入了霍乱,或者说他的爱本就是一场霍乱。他在探寻爱情的路上匍匐前进了半个世纪之后,他终于真正得到了他半个世纪梦中那个戴王冠的女王。”


      阿里萨和费尔明娜爱情的香味似乎飘过博雅斋,有人觉得像栀子花的芳香,有人觉得是黄连的苦涩,有人不得其解,有人为之动容......


幻想与现实交织的爱

      关于阿里萨和费尔明娜这种清晰又模糊的感情,一位读者总结到:“这是一段幻想与现实交织的爱,它让两个人在这种似近非近的爱情里反复的醒来又沉醉。”

 

     “他为爱献上情书和山茶花,无数次幻想着梦中戴王冠的仙女,与她白头偕老,共度一生。可他等来的却是一个挥手,一声劝别,精神的眷恋和肉体的渴望,让他在幻想与现实之间将自己的爱分裂——精神之爱在腰部以上,肉体之爱在腰部以下。”阿里萨将精神的童贞留给了费尔明娜,将空洞的肉体分享给那六百二十二个女人,无数次在现实与幻想中醒来,又沉醉。


      “她徘徊在爱情的分岔路口,一边是年少时的心跳,一边是细水长流的婚姻。她一次次在爱情的幻想中走出,又一次次为自己编织爱情的幻想,从一个不能自由追逐热烈爱情的少女,变成了一位习惯细水长流稳定爱情的妻子。”一位小姐姐眼中有一丝笃定,语气十分坚定好像目睹了阿里萨与费尔明娜感情的全过程。

 

     “我们可以永远的拥有婚姻,但不能永远的拥有爱情,有很多的爱情都是从一段婚姻才开始的,爱情不一定能产生婚姻,但婚姻是能够产生爱情——一种有杂质的爱情。就像李银河老师说过的‘爱很难提纯,往往都是友情爱情亲情的混合体,占比不同罢了。’”一位读者补充道。

“我的一生唯一能够做好的事情就是写情书,而我一生在做的事就是爱一个人。”


女性独立

      现场有同学谈到,在马尔克斯的笔下,费尔明娜和那六百二十二个女性都是独立的,她们要么反抗父母的阻挠,要么冲破婚姻的禁锢,要么将世俗的眼光置之脑后,只求一场真诚而热烈的爱。


      有位来自生科的小姐姐补充道:“费尔明娜在感情上是独立的,她愿意为了那个叫阿里萨的少年违背父亲,初尝这一份与她身份和地位格格不入的爱情;愿意走出初恋的幻想,回归现实,挥手告别最初的那场心动,从下一场婚姻开始重新爱上另一个人;也愿意突破年龄的限制和世俗的眼光,让自己在爱情中重新变得年轻,去最求最初的热爱。


      同样,那六百二十二个女人在感情也是独立的,主动的。他们有人冲破婚姻的阻挠,有人打破世俗的伦常,有人不惧年龄的界线,勇敢追求心中理想的那份爱情,哪怕转瞬即逝,哪怕阿里萨的心中并不是自己,忠于热爱,忠于自己......”


      “我觉得真正独立女性是在精神和物质上双独立的。”一位小哥哥双手比划着激动的谈到。“她们不会在意识上和物质上去依附别人,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从来不会低人一等,就像舒婷在《致橡树》中写到的‘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从来都是平等的。”

      “他们像一对被生活伤害了的一对老夫老妻那样,不声不响地超脱了激情的陷阱,超脱了幻想和醒悟的粗鲁和嘲弄,到达了爱情的彼岸。因为长期共同的经历比他们明白,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爱情就是爱情,离死亡越近,爱得就越深。”

 

      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后,曾经完全放弃爱情幻想的费尔明哪和完全依靠爱情幻想的阿里萨在经历半个世纪的漫漫人生旅程后终于走到一起,年迈的费尔明哪与阿里萨穷极生命的色彩,搭建一座爱情城堡,这座城堡似乎与十七岁的幻境无关,它稳固而真实。无畏世俗蜚语,无惧死亡逼近,将无止境的生命坦然献给爱情,一生一世。


      因为爱情,所有的相思成狂和苦痛经历都是可以是最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相爱的两个人不会轻易老去,所以无畏年龄界线和世俗的流言,为了追求心中的热爱能够再一次勇敢。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经历,我们不一定伟大,但是同样可以守候和呵护自己的幸福和快乐......

      

      本期读书会到此告一段落,关于爱情,我们可能还有很多话要说,平凡生活中的一往情深也好,对心上人对痴恋与幻想也好,一场正在进行的热恋也好,还是从感情里回归独居生活也好,只要那份感情曾唤起我们的一弦心动,都值得我们好好珍藏。



GZLWPJ(0_`WOK%{7M}($ZAC.png



相关推荐


-电影-

《霍乱时期的爱情》


-书籍-

《百年孤独》

《威尼斯之死》

《呼啸山庄》

《假性亲密关系》

《女权主义论》

《白板说》



E_0GOAETN3S[A)68{AE5YR6.png




读者留言

读者留言

馆长信箱

馆长信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